不是「逼」傳媒「改音」

作者: 王亭之

原載:《多倫多第一報》〈評論病毒音〉2007年2月3日


要評論病毒音,首先要澄清兩個原則性問題,否則即會混淆 ──

第一,是傳媒改我們的讀音,不是我們去改他們的讀音。所以,應該是由傳媒提出改音的理由,而不是由我們釐定一個標準,去改他們的語音。我們現在所做的事,只是要求恢復以生活語言為標準,並不是用一個新標準來要求傳媒的新聞報告員。

澄清這個原則十分重要,因為不知此原則,便會向我們質疑 ── 你要傳媒用甚麼標準?他們以為這質疑很合理,然而實際上是陷於邏輯謬誤。

第二,有人以為是王亭之在壓逼傳媒,其實恰恰相反,是傳媒的新聞報告員中了「何氏病毒」(H?N?),他們再傳播病毒,由是壓逼了觀眾十多年,現在王亭之只是企求消毒,為公眾消除心理壓力與生理壓力(避免刺耳)。

所以在週六週日兩天,王亭之應義工之請,在城市廣場設立攤位,請人簽名,兩天就有二千多人簽名。這些義工大半是自動請纓,非王亭之的熟人,他們還準備發動多些人做義工,在各區商場繼續徵求簽名。所以並非王亭之施壓,且若理據不足而施壓,焉有人肯自動請纓做義工,又焉有如此多人肯簽名耶?知道這一點,便不會怪王亭之「激烈」。

然則為甚麼王亭之又提出「可能訴訟」呢?第一,這是最後手段;第二,這是對抗「官僚體系」的手段,其詳實有隱情,如今不便透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