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質問」;說生活語言

作者: 王亭之

原載:《多倫多第一報》〈評論病毒音〉2007年2月17日


病毒音之所以稱為病毒音,是因為它既易傳播,而中毒者則患病甚深。

有些人,本來「好人好者」,可是一入傳媒接受訓練,一經導師耳提面命,便中毒矣。中毒後,即使耳聞目睹有人對病毒音提出批評,總能找出個理由來支持自己。所以王亭之近十年,不時在報章專欄談病毒音的謬誤,報新聞的哥哥姐姐,大概連細讀一遍的興趣都沒有,偶然提起,亦只說「王亭之又鬧人」,將正面的批評叫做「鬧人」,輕輕一語就抹殺了批評所指的事實,這在「三十六計」,叫做「托樑換柱」,轉移分辨事理的視綫。

中了病毒的人,最自以為有理由的質問是:如果你說何文匯的音不對,那麼,我們應該用甚麼來做標準?

答案其實很簡單,唯一的標準就是生活語言。這也即是北京大學語言文字大師沈兼士先生的話:「大家怎樣讀,你就怎樣讀。」也即是音韻學大師趙元任先生的話:「是《廣韻》錯了,我們對。」

中了病毒的人,對這些說話會不服氣,他們還會追問:「一個音,如果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讀錯,是不是就變成對了。」

答案也很簡單,百分之九十九人怎麼讀,這讀音就當然是對。因為這正是生活語言的自然變化,亦正因為有了這些變化,生活語言才成為生活語言,如若不然,要依一個標準去發音,那麼,語音就會一千一萬年都不准變,不但現代語言要受否定,連《廣韻》的音韻其實都應該受否定,因為它憑甚麼可以不依據比它古老的標準,例如《說文解字》、例如揚雄的《方言》。

正因為語音不斷地自然變化,所以歷代才有記錄當時語音的韻書或字典。隋代有《切韻》,是隋代語音的記錄,在當時可以當作標準,但隨即便有《唐韻》,修訂了隋代的記錄,故為唐代當時的語音標準。《廣韻》編成於宋初,又修訂了《唐韻》,其後又有《集韻》,對《廣韻》音韻作出修訂。由此可見,「標準」不斷改變,跟着生活語言而變,這才是生活語言之所以有生命力。

民國初年的《辭海》,其所確定的語音,到如今新版《辭海》便已多所修訂,這不是當年編書的人錯,只是經過五十年歲月,語音已有變化,是故新版才對舊版作出修訂,亦即另訂標準。

知道這點,就知道應該尊重生活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