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中粵心」代何文匯回應

作者: 王亭之

原載:《多倫多第一報》〈評論病毒音〉2007年3月10日


一位署名「回頭是岸」的網民,電郵何文匯,要求他回答王亭之的四個問題。他將王亭之的質問濃縮如下 ──

(1)為甚麼只能依《廣韻》來轉讀廣府音?其他時期傳入廣府的音韻,是否完全要廢掉?

(2)根據甚麼規律來轉讀廣府音韻?這些規律由誰釐訂?意見是否已經統一?

(3)是否廣府音韻一定要依據一千年前的古音韻,連聲調都不許改變?例如平聲的「刊」(看)不能變為仄聲的「刊」(罕)。

(4)是否應該像從前的音韻學家那樣,先承認傳統的廣府音韻,然後找尋其與古音韻的流變關係?

何文匯收到此電郵後,自己不答,轉給「香港中文大學粵語研究中心」(以下簡稱「香中粵心」,雖然用國語來讀此字,有點似「傷盡粵心」,對這「研究機構」不雅,但也只好這樣罷了!)

「香中粵心」覆電郵給「回頭是岸」。他於收到電郵後,覺得可喜又可悲,於是將全部資料交給王亭之。他說,可喜者,是「香中粵心」的回答娛樂性甚高;可悲者,是香港稅民要養這樣的一群「香中粵心」!

「香中粵心」所覆全文如下 ──

網民「回頭是岸」先生:

承何文匯教授轉來先生電郵,謹就所提問題敬答如下:

南方方言的漢字讀音一般都沿自《廣韻》系統,這是正音南移的現象。《廣韻》以後的韻書,除了像《中原音韻》等北音韻書外,都上承《廣韻》,只是據等韻換了一些反切上下字而已。《廣韻》的切音是粵讀的依據。

在學校裡談讀音,不能不以官訂韻書為規範,否則便沒有共同標準。談讀音先從嚴,掌握了標準,然後於嚴處論寬,以期照顧一些習非勝是的讀音,那就法與情都兼顧。

作為教師,我們的主張是遇到不懂得讀的字時,便要翻查正音字典尋找正讀,而不是猜度了事。如果大定都願意多查字典,許多錯讀便不會產生。

香港中文大學粵語研究中心  啟

二00七年二月二十二日

王亭之看完覆郵,也覺得娛樂性甚高。四條問題,一條未答。「如果大家都願意查字典,許多錯讀便不會產生」,這似乎是「結案陳詞」,十分有學問,化盡公帑來「研究」粵語之所得便是如此,真不愧為「香中粵心」。

回郵中似乎很有學術性的一段,便是指出「正音南移的現象」,企圖由此成立「《廣韻》的切音是粵讀的依據」,好吧,他們將問題扯開,不回答王亭之的第一問(根本未答「其他時期傳入廣府的音韻,是否完全要廢掉?),可是,這「乾坤大挪移」卻暴露了他們的死穴。

下一期,王亭之就點點此死穴,各位讀者不妨想一想,死穴何在,想不出也不要緊,因為你並未受香港稅民豢養,可以問心無愧;想得出,那就「娛樂性甚高」也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