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堅持我們當下所說的就是最具歷史權威的粵語

作者: SUPEREGO

原載: The Blog of SUPEREGO 2007年1月14日


早於一九九六年,我還是個中文系二年級生吧?當時何文匯的正音運動和所主張的粵語正音已經流行幾年或更長時間了,我當時已經感到很奇怪,也和同學討論過,如果這樣叫作正音的話,溝通反而不會出現問題嗎?見到許多人,明明讀「傍晩」作「旁晩」,卻逼使自己改變原有的正確讀音為「磅晚」,實在非常可憐,當時我已堅持:不管如何的「正」,我絕對忠於自己當下所講的粵語,因為這才是最符合語言規律的做法,作為一個中文系的學生和畢業生,更應該這樣做,拋幾本古書依書直說就推說這是「正音」,這算明白了漢語甚麼?風水先生也不過如此算命,盤剝直說而已。雖然當時我還沒有深厚的聲韻學知識,但我仍認為有兩點,足以令我堅持我所說就是最具歷史權威的粵語:一、我所說的就是整體社會所說的,也就是根據約定俗成的變化而成的粵語;二、語言並不能用邏輯推斷一個客觀標準的音,因為語音並不是推論而得的,一個意符 (字)所以那樣讀,不是因為邏輯而成的定理,它所憑持就是約定俗成,當下所曾發生過的約定俗成的語音,就是最符合規律的語音,也符合語音的歷史發展。

上述兩點,一言以概之,就是「約定俗成」,語言本來就是約定俗成的文化產物,除非民間的語音出現混亂情況,否則人為的語言規範是不必要的。現在我們口裏所說,就是因應香港社會所演變而成的最活的方言,將來人們要研究中國方言史,我們當下的語音就是最好的語音史料。何文匯等學者所提倡的「正確」語音,完全割斷了粵語的歷史繼承性質,這種復古派的腔調和主張,完全置語言變化原理於不顧,將來學者要研究未來粵語的發展特點,將會因為這種復古語音而形成今日粵語的一個斷層,也就是無法在今日的粵語中找出一個「繼承點」。這種復古派的正音觀點,擾亂了語言的發展變化。

粵語聲母中,「n」「l」現在很多情況都不分了,這可以是因為懶音,更可以是因為香港社會的急速發展,人們生活趕急,以致逐漸不再細分這兩個十分類近的聲母。我們不能說這是對或錯,因為明確說出「n」「l」不代表邏輯的客觀對錯,語言的對錯是因應當下約定俗成的規律所定的。當許多人仍在明確說「n」「l」時我沒有分辨,我就是懶音;當許多人再沒有這樣分辨的時候,這就不再是懶音了。我得強調,後者的意思並不是「將錯就錯」,因為這本來就沒有所謂的邏輯對錯的,那只是因應約定俗成的原則定斷。

何文滙等學者的復古主張實在是非常危險的,他們的動機雖然良善,對於推廣正音意識也有他們的功勞,然而對於他們最確切的形容就是「矯枉過正」。

我非常認同上文(「粵語正音運動」的謬誤) 的觀點,難得有人提出了這種觀點,又加以提倡、強化成一種「反運動」。只要說出自己所要說的粵語,就是最正宗的粵語了,何用刻意逼迫自己矯扭辨「正」那樣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