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音: 你是否矯枉過正了?

原載: 星屑醫生 2007年2月1日


電視台製作的文教短片不少都很受歡迎, 以前有《每日一字》和《成語動畫廊》,《笑談普通話》還捧紅了未嫁時的利嘉兒 , 說是帶動了一些社會熱潮也絕不為過.

近來走紅的好像是《最緊要正字》, 我見很多中學生都會看, 也有老師買來當教材用. 這節目叫《最緊要正字》, 實質同時包括正字與正音. 我從來都不反對正字運動, 自己寫文也會用心避免寫別字 (除非我的輸入法缺了某些字, 好像不值一「晒」就沒辦法...), 卻常常覺得正音運動是有點矯枉過正了.

(你知我一向雙重標的嘛. 哈!)

星期六深夜看《聖鬥士星矢~冥王十二宮篇》結局, 正投入為「男人的愛與熱血」感動之際, 也忙著納罕他們何以會有這麼多眼淚... 卻久不久給一兩個正音字粗暴地打斷了感情.

「星矢, 去把「明」王哈德斯打倒!」 (明: 4聲)

初初真的聽不明白, 甚麼明王? 不動明王? 《惡魔人》就有個不動明, 《星矢》取自希臘神話, 哪來不動明王!?

回過神來才知道原來是在說「冥王」, 忽然轉變, 一時間腦子還真跟不上來. 向來都管這個「冥」字作「皿」音 (5聲) : 冥界, 冥府, 冥王, 冥王星, 幽冥, 還有冥通銀行, 用「明」音讀來反而覺得十分別扭. 實在這個「冥」字有時也真會讀作「明」音 (4聲) , 好像罵人「冥頑不靈」就是了. 這樣因應詞語組合各有各讀, 一直都覺得十分順耳, 也就相安無事. 推行正音運動反而覺得耳朵生繭, 這就真是奇怪的現象了.

我就會想知道, 正字有標準, 正音有沒有標準? 又以甚麼權威作標準呢?

盛傳當年廣東話以些微票數之差落選, 最終不能一躍而成全國通行的官方語言, 不過作為一個地方語言, 廣東話仍算有很多人使用. 外國人學中國語的時候都會覺得, 廣東話實在比普通話複雜得多: 9個聲調, 有些聲母發音困難, 還有一字多音和聲調隨詞語組合轉變, 往往叫外省同胞和外國人摸不著頭腦.

現在卻連我這地道香港人都覺得混淆了, 一字多音, 是正音還是錯音? 好像「嶼」字: 島嶼讀「島聚」, 大嶼山卻讀大「愚」山. 香港地名都會叫錯!? 此外因詞變調又算不算讀錯音? 好像「人」字, 一般讀「仁」(4聲), 男人卻有時會讀成男「忍」 (2聲), 卻不會被視為讀錯音.

語文有彈性, 會隨著社會轉變是很正常的現象, 因為是人在使用語文, 而不是語文在使用人. 即使考究過幾多份文獻, 我也不覺得足以成為強制推行正音運動的理由, 不是古人怎樣說, 我們就一定要怎樣說的. 而且很多研究顯示原來廣東話才真真保留了很多古音, 有些古音倒反而給看為錯音了. 可能有人會認為我這是「習非成是」的錯誤申辯理由, (提外話: 實在我覺得無論「習非勝是」或是「習非成是」都是可以的, 「集非」或「雜非」就不行, 我認為合理性最重要...) 總之種種原因引致語音改變, 假如算得是進化的就根本無必要打壓, 倒不如由得它發展好了.

我會覺得懶音難聽, 確是倒退, 不利語言發展而需要加以改正, 然而我卻會視因詞變調和一字多音為語言的進化. 「樂樂樂」的三個樂字分別要讀成「淆」 (6聲), 「岳」 (6聲), 「落」 (6聲), 意思是: 享受音樂真快樂!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一個人享受音樂不如與眾同樂那麼快樂!

你瞧, 廣東話真是多麼精彩的語言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