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精修,無視語文

作者: Charlie Lok

原載: Airport of Sunset 2007年2月25日


學好語言,其實就是掌握好聽講讀寫。最有效的是生活在該語言的使用地區一年半載,基本的溝通應該是沒有問題;然而這方法不一定可行,退而求其次,多接觸、多使用都可以,不過所花的時間較多、沒有那麼深入罷了。

要學習外語,其實不必使用拼音。拼音固然有其好處,查字典時可以知道生字的讀法;但在訊息年代,使用發音功能會更容易。聽外語電台、看外語電視、電影、閱讀外文書籍、報紙等,只要能把語言溶入生活的都是好方法。前行政局議員羅德丞有次就指點一位獲薦赴英留學的學生如何短時間內純熟運用英文:每星期多閱一本英文書籍並作英文討論、全日收聽英國 BBC 電台、並與中文世界隔絕。結果這位學生由英文入學試僅夠合格變成牛津大學一級榮譽畢業。

不過,在香港中文大學,卻有些所謂語言學者把本末倒置。他們強迫本科生修讀一個稱為「語文精修」的課程,教授粵語、英語以及普通話的拼音,並需要考試;他們美其名為掌握拼音就可以學好語言。

可是,單單是粵語語精就已經推翻了這句說話。到底有多少香港人是先學了拼音才去懂說粵語?不必統計都可以知道是寥寥無幾。那些語言學者就轉口說:「正音很重要,有助溝通。」但他們所謂的正音,原來是參考一本叫做《廣韻》的古籍。既然稱得古籍,廣韻的成書時間就不會短:於中國宋朝年間。那麼問題來了,活生生的語言是必定會有所變更,即使相差一百年,語法、讀法等都會有所不同,更何況是八百年?如果是要溝通的話,又怎會迫人學習八百年前的讀法?難道全中大學生都是語言考古系嗎?

普通話與英文就更搞笑了。普通話雖有中國共產黨強力推行,但都難免受地區方言所影響,不同地方口音都有不同。到英文就更誇張了,英文走到哪裡都會有變化:較為人所知的有美式英文,但其實英文在澳洲、新加坡、印度等等前英殖民地都大大不同:新加坡的特別聲調,澳洲的讀音等等。甚至在英國本土,不同地區都有不同讀法,單是倫敦已經可以分成多個區域,那又何來標準英文口音呢?這根本不存在,聽得懂其中一種,不等於懂其他口音!

語文精修的課程無聊在於強迫學生學習一套讀音輔助系統,無視多元文化之餘還與現實脫節。如果這是選修科的話,筆者並不反對;但如今卻是強制的,實在是浪費學生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