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匯「正音」地位遭作家挑戰

作者: d7788

原載: 香港討論區》時事及經濟》海德公園》請勿謀殺廣府話 2007年3月27日


根據《星島日報》報道,何文匯教授的「門生」歐陽偉豪博士及作家潘國森,曾於3月21日在香港大學的粵語正音公開論壇舌戰。

在論壇上,有家長擔心,今年會考中文科引入口語測試,兒子會因讀音不正而遭扣分。考試及評核局發言人昨表示,會考生只會因「懶音」而被扣分。家長麥太表示,擔心兒子口試時因讀音不正而影響成績,但考評局並沒有任何指引,只提及試卷重視「執」學生懶音,她為此已向考評局投訴。青葉出版社執行編輯許迪鏘也批評,懶音一詞帶有歧視成分,「有些人先天性缺陷,無法發出一些字詞的正確讀音,我們不可說他們『懶』。」考評局發言人則表示,暫未收到有關讀音的投訴,但強調會考中文科朗讀試卷的評分準則寬鬆,市面上字典中有列出的讀音均可接受,但考生讀出懶音則會被扣分。

香港粵語傳播文化協會主席潘國森於論壇指出,廣府話(俗稱粵語)乃方言,讀音多年來不斷改變,很多是約定俗成得來,讀音並沒問題﹔他批評有學者以宋朝的《廣韻》作為正音根據屬荒謬,不但違反粵語的規律,更影響現代人的溝通,「除非想同宋朝的死人溝通。」他又批評,「何氏中大正音」未經正式的學術論證,「不是一兩名學者一錘定音,便說是正音。」他更反對政府以現時的「正音」標準,製成教材分發給中小學,此舉會衍生不同問題,例如小朋友會挑戰父母的讀音,造成家庭衝突﹔港人難以與廣東省人士溝通,令本港更邊緣化。

中文大學中國語文及文學系導師歐陽偉豪則指,語言並非如硬科學一樣,只得一個標準,正音與約定俗成的讀音可並存,「你不喜歡學者用某一本韻書,你只可說對方引用韻書不足,但並非有錯。」

(案:上述報道所反映出的問題,可分兩方面來說。先說那個所謂「朗讀考試」,考評局稱「評分準則寬鬆」,這是十分不負責任的說法。說得露骨一點,「評分準則寬鬆」就是「沒有評分準則」,而沒有精確的評分準則,家長怎能放心讓孩子應考,學生又如何預備?即使是老師本身,他們與學生練習時,又應該以甚麼為標準?考評局稱會考生只會因「懶音」而被扣分,那麼該局又有沒有為「懶音」下一個精確的定義?由於社會上對所謂「懶音」的涵蓋範圍未有共識,考官會如何扣分?考生應注意甚麼地方?在在都是這個考試的陷阱。即如青葉出版社執行編輯許迪鏘指出,「有些人先天性缺陷,無法發出一些字詞的正確讀音,我們不可說他們『懶』。」考評局說有困難的學生應及早通知他們,以便安排。這樣,家長為安全計,必會「防患於未然」,有理無理都預先「報案」,到時考評局又如何收科呢?是不是所有預先申報的學生,都要先接受語言治療師的評估,然後再接受考試呢?這會不會加重學生的壓力?執行上又是否切合實際?事實上,並非每個人都可以完完全全地準確發出每一個語音,有的人因為發聲神經甚至口腔構成或舌頭異常,又或因簡單的鼻喉毛病(包括非常普遍的鼻敏感),以致一些音不準;有的人則鄉音特重,做成問題。考評局是否要歧視有先天毛病的學生或新移民?他們會怎樣處理?處理的準則又如何?考評局諸公捫心自問,學生學習語文首重溝通,還是要做一副十全十美的發聲機器?

考評局又說,「市面上字典中有列出的讀音均可接受」。這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字典沒有列出的讀音又怎樣辦,是否一概不準學生使用,要扣分?考評局以為這樣便是寬鬆,證明他們不懂音韻,由他們開設朗讀考試,也真難為了學生。例如考試要朗讀的文章有「英格蘭對荷蘭的足球比賽」這一句,考生要怎樣讀才是?依照字典的讀音,「荷蘭」便要讀作「荷(難)laan4」,按正常讀法而轉讀第一聲的考生是否都要扣分?又如「油麻地果欄」要怎麼讀?「地」是讀(dei2)還是(dei6)?「欄」是(laan1)還是(laan4)?「英格蘭」、「荷蘭」和「芥蘭」三個音是否要依照字典的標音統一為一個音?前帖所述的「西灣河」和「遊艇河」又怎樣解決?如果「時間」要讀作「時奸」,上面的詞語要怎麼讀?

「市面上字典中有列出的讀音均可接受」,根本解決不了複詞的變讀問題,考官對於接受變讀是否已有共識?他們對甚麼是變讀本身又有沒有足夠認識?考評局諸公請清醒一點才好,免得又要誤人子弟。

至於潘國森和歐陽偉豪的辯論,則帶出了整個「正音」和「反正音」運動的癥結。他們兩人分別代表了王亭之先生與何文匯教授的見解(詳見以前的帖子)。他們亦分別在《都市日報》撰文和主持《最緊要正字》,我們並不陌生。然而,歐陽博士的說話,卻值得我們注意。他說:「語言並非如硬科學一樣,只得一個標準,正音與約定俗成的讀音可並存,你不喜歡學者用某一本韻書,你只可說對方引用韻書不足,但並非有錯。」

凡有看過《最緊要正字》,定必見過一眾主持人和博士講師們(特別是歐陽博士)惡形惡相,對他們所找到的「錯字錯音」冷嘲熱諷,極盡鄙視之能事。對於小市民使用約定俗成的字音,他們不但不予承認,還擺出一副權威的樣子直斥其「非」。當時,這些博士講師們何曾說過甚麼「語言並非如硬科學一樣,只得一個標準,正音與約定俗成的讀音可並存。」他們在電視宣傳的就是一言堂,就是只得一個標準。

對著小市民,歐陽博士等講師就扮晒權威,欺其沒有足夠的語言學知識反駁,硬銷其一套。到了出席語言學論壇,面對其他專家,自知理虧,經不起討論,這等人就立即變臉,扮晒客觀。如此這般的雙重標準,真叫人大開眼界。

另外,歐陽博士說「正音與約定俗成的讀音可並存」,便是試圖偷換概念,側側膊、唔多覺地把「正音」與「約定俗成」相對起來,從而確立「正音」跟「約定俗成」是兩回事。在何教授一派看來,廣府話的正音標準就是宋朝的《廣韻》,此後千秋萬世。可是,何教授或歐陽博士至今都不能解釋,《廣韻》也只是當時的約定俗成,為甚麼宋朝的約定俗成是正音,現今的約定俗成卻不是正音?這有甚麼根據?事實上,要正音便先要承認約定俗成,而且不斷追蹤語音的變化。此亦為主流音韻學家所奉行。(詳見前帖#170)何教授並非專攻音韻學出身,為甚麼他不與其他主流音韻專家取得共識,便可以自行宣稱其個人見解是「正音」,無視其他專家的意見。

即使何教授奉《廣韻》為標準,本身也是矛盾重重,因為他也不能解釋為甚麼只奉《廣韻》,而非《集韻》、《切韻》等其他韻書?當中又有甚麼根據?

史載宋仁宗景祐四年(1037),即《廣韻》頒行後29年,宋祁、鄭戩給仁宗皇帝上書批評《廣韻》多用舊文,「繁省失當,有誤科試。」於是仁宗皇帝下令由丁度等人重修,結果於仁宗寶元二年(1039)完成了《集韻》。如此說來,《集韻》是比《廣韻》更完備的重修本,豈非比《廣韻》更加標準和權威?可見何教授選擇韻書,也是全無標準,隨心之所好而矣。

歐陽博士又說:「你不喜歡學者用某一本韻書,你只可說對方引用韻書不足,但並非有錯。」這簡直荒謬至極。

如果歐陽博士的說法成立,那麼將出現以下的情況:

蛋頭博士:為甚麼你的論證錯誤?
蛋頭學生:你只可說我引用參考書不足,但並非有錯。

蛋頭老師:為甚麼你的算式錯誤?
蛋頭學生:你只可說我運算步驟不足,但並非有錯。

蛋頭編輯:為甚麼你的報道錯誤?
蛋頭記者:你只可說我引用的採訪資料不足,但並非有錯。

蛋頭病人:為甚麼你的診斷錯誤?
蛋頭醫生:你只可說我引用的診斷資料不足,但並非有錯。

(下刪五千字)

唉……又死撐,由這位歐陽博士去「正音正字」,真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