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音流變

作者: d7788

原載: 香港討論區 » 時事及經濟 » 海德公園 » 請勿謀殺廣府話 2007年5月2日


語言有活潑的生命力,她會隨著時代流變,是鐵一般的事實。此所以我們不能認同一千年前的《廣韻》,可以用來為當今的廣州話正音。茲簡述從《切韻》開始各代的語音流變如下。

隋代至中唐

這一時期的語音研究,主要是以陸法言的《切韻》為基礎。其間語系初有33個聲母,到了天寶年間,知切澄三母出現,變成36聲母。但仍未產生輕唇音,也沒有舌上音。韻部分化合併,如歌部分化為歌麻兩部,耕部分化為庚青兩部,冬部分化為冬江兩部。反之,之支脂三部合併為脂部,職得兩部合併為職部,得部消失。聲調為「平上去入」四大調。

晚唐至五代

這一時期的音韻研究,主要是依據南唐朱皋羽作品中提到的反切。他的反切與《唐韻》不符。由於《唐韻》前身是《切韻》,這證明他使用的音韻不同於中唐時期,而是屬於當時的語音。

這百餘年間,語音的聲母繼承了唐天寶以來的36個,但區別是:非敷、從邪、床禪合一,而照部分為莊照兩部,穿分為初穿兩部,審分為山審二部, 並且明微開始分化,出現了唇齒音。

晚唐至五代繼承了「平上去入」四大調,但全濁音上聲轉變為去聲。學術界稱之為「濁上變去」,語音逐漸清化。

宋代

宋代聲母韻母都比五代大幅減少,而且入聲開始模糊。例如全濁聲母完全消失,併入其他聲母,語音「清化」開始大規模進行。直到今天,北方方言完全清化,而南方只有客家方言大部分清化和吳方言部分清化。其他南方方言仍然「古音重濁」,尤其是閩粵語。

宋韻仍然是「平上去入」四聲,但是入聲有逐漸混用的趨勢,宋詞中也出現了入聲混合壓調的情形。部分北方方言和客家方言保留了入聲,但是全歸作一個混合入聲。故此,宋代除語音開始清化外,也是後世北方方言入聲消亡的開端。

元代

元代語音的研究,主要根據周德清的《中原音韻》、卓從之的《中州音韻》。現代北方方言正在這一時期逐漸形成,開始與南方方言有非常明顯的差異。

元代聲母共有25個,比宋代有所回升,這是由於契丹、女真、蒙古等外族入侵,帶來更多聲母,幾個「舌上音」開始出現。

元代韻部共有19個,和前代相比,呈持續下降的趨勢,而北方方言繼續清化。最明顯是出現了「入派三聲」,入聲大幅消亡。《中原音韻》和《中州音韻》都直接提到「入聲作平聲」、「入聲作上聲」、「入聲作去聲」。因此,元代北方方言聲調只有三個,即平聲、上聲、去聲。至於具體陰陽清濁,可以確定的是出現了陰平和陽平之分,但尚不普遍。入聲基本消失,另外是兒化音大量出現。

明清

與元代相比,明清聲部最明顯的變化是喉音聲母消失,見溪兩母是舌跟音,到了清就變為j、q、x的舌面音了。至於韻母最明顯的變化是以-m結尾的韻部消失了。

明清音調中,平聲分陰陽,稱為「陰平」和「陽平」。因此,明清時期北方方言的聲調為「陰平」、「陽平」、「上聲」、「去聲」。

在語音流變的過程中,有一個笑話不得不提。晚唐李涪在其著作《刊誤》中說:「(陸)法言平聲以東農非韻,以東崇為切,上聲以董勇非韻,以董動為切,去聲以送種非韻,入聲以屋燭非韻,以屋宿為切,何須東冬中終,妄別聲律哉?」李涪認為陸法言用東冬中終分部是不正確的。

的確,在晚唐時期,此三部已經合併。不過,李涪也著實是個學究,他沒有認識到,語音是在不斷的發展變化當中。李涪為數百年前隋代的《切韻》做「刊誤」,已屬無厘頭之至。可是,今日香港又出了一個李涪。這位再世李涪竟然鼓吹要跟足一千年前的《廣韻》,來為廣州話做「刊誤」,這又屬甚麼程度的無厘頭呢?

提起李涪這個學究,又想起清代大學問家兼史學家魏源。他的一句千古名言是:「古乃有古,執古以繩今,是為誣今;執今以律古,是為誣古。誣今不可以為治,誣古不可以語學。」(見《古微堂內集.卷三》)此外,他又說:「天下事,人情所不便者,變可復;人情所群便者,變則不可復。」

現在何文匯教授所鼓吹者,是不是「執古以繩今」?反對約定俗成,又是不是反對「人情所群便者」?以這樣的態度,是否可以「為治」,又是否可以「語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