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今是而昨非

作者: speakcantonese

原載: 正讀™?點讀! 覺今是而昨非 2009年1月15日


不知不覺,網誌已開張一年多。先在新一年謝謝各位支持。

早前報載一男子在醫院門外,懷疑心臟病發,病者兒子到醫院詢問處求助,職員卻着求助人先打九九九報警。事件擾攘了二十四分鐘,病漢始被送往急症室,卒返魂乏術。事後有高層解釋,病人身處地屬醫院範圍以外,叫求助人先撥九九九,依足指引。輿輪嘩然,院方翌日道歉。

外界批評,醫院雖拿指引做擋箭牌,但問題重點是職員欠缺應變能力,癥結不在「指引」,而是處理事件時欠缺「常識」;有報章社評以「墨守成規」、「僵化」形容職員的行為。大家爭論着,院方一味強調「指引」,但指引是否凌駕常識?明明指引是人定出來,現在卻作繭自縛,捨棄常識,是否諷刺?

筆者於是聯想,批評「正讀」時曾多番指出,不要盲信「標準」,決定是否跟隨之前,起碼先分析利弊,權衡輕重。跟從的讀音標準荒謬,更突顯問題所在:讀音也是由人決定的,卻因為要遵守某「標準」,連一個讀音讀出來根本無法與人溝通、犧牲語言作為語言的功能也在所不惜,極端至此,有些人卻認為理所當然,因為依足指引,不是應該拿一百分滿分嗎?

要不要檢討指引?筆者不知,但我們可能要審視一下,該如何看待這些「指引」。

做過《最緊要正字》主持的王貽興,最近在電台談及他對何文匯「正音」的態度有變。佢說自己本傾向何文匯學派,惟其中論及一些所謂「正音」,卻令人不敢貿然去「正」之。

王先生一提此事,其他主持人亦有感而發,你一言我一語:「就不知為甚麼,跟啊跟的便跟了這個何文匯博士一派……多年前已經迫我們講時[奸]…這我們說過很多遍了……那些時[奸]啊,機[救]啊…」「糾正…舊時是讀[斗]正的嘛…」王貽興認為,何文匯所提出的「正音」,實在不能字字都跟着他的意思來「正」,否則影響溝通。

又例如歐陽偉豪博士接受《蘋果日報》訪問,亦以「人妖」做例:「人妖的妖正音是『腰』,但你跟團到泰國,難不成跑到領隊面前說,我想看人『腰』嗎?」或多或少表達了他對「正音」的態度。只是這又牽涉「正音」的定義了:

1. 如果「正音」不可取,這個音,應不能成「正音」,即「人妖」不應以人[腰]為正;
2. 如果人[腰]依然是「正音」,則這個「正音」,便非等同「可取讀音」,那麼我們便不應提倡「講正音」,因為這等於提倡「講不可取的讀音」。

筆者稍感欣慰的是,無綫配音部對於「正音」,亦似有放寬跡象,不硬跟一套「標準」。早前外購劇《神探伽俐略》結局篇,筆者在宣傳片、劇集中,聽到配音員將「死不暝目」唸為死不[皿]目,而不是那些「死不[明]目」。暝、冥同讀,[皿]王星一讀,或有機會逃出生天。尚待觀察的是,雖然暝、冥同音,但「冥」字讀[皿],何文匯指是「錯讀」;暝字讀[皿],則有《最緊要正字》的博士承認是口語讀音,同音唔同命。

明愛醫院不幸事故曝光,卻令一些人打醒精神,間接促成數日後一些危險個案得到妥善處理,救回人命。能否「壞事變好事」,端看那些非「機救」「微補」不可的人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