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更愚昧?

作者: 英仙座

原載: 《都市日報》〈讀者來信〉 2006年11月29日


閱畢周一讀者華德禹《高登人,別抱殘守缺吧》一文,深感五千年來國人的奴性思想果真深深烙印在腦中,看到人家那閃閃生光的頭銜,連舐痔也唯恐不及,那還記得甚麼叫獨立思考?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有錯當然要改,但前提當然是「有錯」。先說正字,以《最緊要正字》提及的「收穫」為例,難道說耕種得來的才算「收穫」,打獵得來的就不算「收獲」?這明顯是說不通的。而且,漢朝荀悅《漢紀》曰:「力耕數耘,收獲如寇盜之至」,唐代白居易《與希朝詔》亦云:「況殺傷既重,收獲頗多」,「收獲」見諸古籍,實應與「收穫」相通。

再說正音,這方面王亭之前輩是專家,晚生拾其牙慧略說一二,近期的正音運動是由何博士發起,依據是一千年前宋朝的產物《廣韻》(陳彭年等據《唐韻》重修),但這些千年前的音究竟算是「正音」還是「淘汰音」也未可知。而且據考究,粵音是經過六個時期的轉變、融合,今日粵音已同時存在六個時期的音 (包括先秦古音),僅以一朝官音來否定南宋以來讀音,明顯反智。

那些所謂正音,雖說是依據《廣韻》,但最後正與不正,還是由何博士的一己好惡決定。何氏曾撰文說「可以容忍」甚麼變讀,卻「絕不容忍」甚麼變讀,例如「咳」字,按《廣韻》,「咳」與「孩」同部,同音同韻同聲,是故「咳嗽」應讀「孩嗽」;又如「婦」字,《廣韻》房久切,與「阜」、「菩」字同部,同音同韻同聲那麼,那「婦人」就應讀作「阜人」或「菩人」,可何大博士卻「可以容忍」這一類變讀。容忍不容忍全都是他一個人說了就是,彷彿他就是粵語的終極權威。 (王亭之前輩大作散見於互聯網,大家不妨拜讀。)

這世代學究當道,今人崇拜權威至完全不作思考的地步,受蠱惑蒙蔽,還以為得到甚麼了不得的真理,愚昧也!可悲也!試問如此不考究的「正字」及如此隨意的「正音」教人如何信服?

相關文章:
高登人,別抱殘守缺吧
語言功用與正音之我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