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字典》及字書血淚

作者: 石人

原載:《星島日報》〈雙味齋隨筆〉 2007年1月29日


最近有些「白話讀音之爭」,其中牽涉到《廣韻》與《康熙字典》。有年輕讀者對我表示,於此兩書一無所知,但又想瞭解一下,不妨以較淺白的文字為年輕人提供一些有關資料。

先談《康熙字典》以及字典的歷史和「血淚史」。

以「字典」的形式出現,最早者,有人以為是許慎的《說文解字》,其實還有一本比它更早,這是以「識字入門」出現的《急就篇》(意思就是「應急的工具書」),是西漢元帝時史游所作,只有二千多字,按姓名、飲食等分類。而《說文解字》則成於東漢和帝時,已收有九千多字,以小篆為主。但被後代研究者指出多所錯漏,近代專攻文字學權威馬敘倫且列舉它多處紕漏繆誤,並以近代發現的甲骨文為證。

不過《說文》對後世的影響卻很大,宋初大學者徐鉉、鍇兄弟又加以增編,清代研究者尤多,有關著述衍釋專著,就有近十部之多,而以段玉裁的《說文解字注》成就最大。在南朝時,又有顧野王將該書由篆書改為楷書,稱為《玉篇》,已增加了不少字,宋代的巨著《廣韻》,即以此為主要依據。

至於《康熙字典》,則是康熙晚年,由張玉書等人,依據《字彚》及《正字通》二書改編(前者明人梅膺祚撰,已收字三萬多,後者則為糾正前書舛誤改編,成於清人廖文英。)已逹四萬七千字,外加「古文」二千字。道光年又加修正,但在書初成時,乾隆間有位學者王錫侯,認為《康熙字典》錯誤太多,特著《字貫》一書加以駁正,書中還直寫康熙、雍正及乾隆名字,被視為「大不敬」,全家抄斬。這是清代「文字獄」一大慘案,不下於「戴名世案」、「莊廷鑨案」及「曾靜呂留良案」。

2007年1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