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音與話音

作者: 韋基舜

原載: 《成報》〈吾土吾情〉2007年2月25日


春節前,收到粵語文化傳播協會出版王亭之兄撰著,潘國森先生編的《廣府話救亡》,此書引領以望久矣。

此文執筆為年初三「赤口」,屬學術討論,百無禁忌。

記得電視台在教人讀粵正音節目中,批評姓「韋」的人一直不知自己的姓氏之應讀「維」音。在此,我不便借用別人的文章斥其非,讀者不妨找《廣府話救亡》看看,到底「韋」的廣府話正音為何。

專有名詞的發音,如世襲姓氏及沿用已久的地名,無庸再標奇立異另音。簡單如「大嶼(漁)山」,難道學者要逼公眾讀作「大嶼(聚)山」嗎﹗春光明媚,若說去「大聚山」郊遊,難有人知此「山」在香港何方。又例如「深圳」的「圳」音「振」,但字典音「酬」或「川」,若是「去深圳」講成「去深酬」,別人難明所指。多年來,「政府忠告市民」一語,學者逼人講「政府忠『菊』市民」。但是,平時慣講「警告」「報告」仍不會有人講作「警菊」「報菊」。「告」之所以讀作「菊」音,只是讀書音而已。

學者教人讀正音,因為有資源及電視台地盤,乃屬「有你講冇人講」之「一言堂」。而且節目中講的字,也是學者自行所揀選,非觀眾提出。我看過這幾位學者的著作,其電視節目,只是把所寫的書口語化播出。

最近,我出版的《韋基舜精解黃大仙百籤》,對一些字也有注音。其中有一籤講孔子之婿公冶長,《論語‧公冶長第五》文首云﹕「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絏之中,非其罪也,以其子妻之」。書中的「妻」字,讀書音為去聲,讀若砌,口語與讀書音不同。

kswai@uprc.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