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無「潰」計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文匯報》〈琴台客聚〉2007年3月9日


二零零五年本報副刊文匯園轉載了香港前輩文化人王亭之先生的一輯《關於邪音充正音的討論》,後來我請亭老將過去討論粵音的文章結集,亭老吩咐我負責編務,於是便有《廣府話救亡》一書的出版(粵語文化傳播協會網站http://www.cantoneseculture.com有電子版),此書還請得琴台客聚的同文前輩韋基舜先生寫序。韋翁指出此書以「廣府話」命名而不稱「廣東話」,「相當有學問」。正如韋翁所言,廣東省幅員甚廣,原來平日一般人講的「廣東話」或「粵語」,專指舊日廣州老城的標準「廣府話」。真是一言驚醒夢中人,莫說中山、台山等縣鄉音與省城不盡相同,即使鄰近廣州城的南海、番禺、順德,在個別字詞的語音亦與標準廣府話有出入。於是乎我即時學會了轉口,不再濫用「廣東話」和「粵語」的籠統提法。

由二零零七年開始,香港中學會考的中文科改動課程和考試形式,加入了口試,包括朗讀一篇短文,並考核九個字的「讀音咬字」(這四個字是香港考試及評核局官方正式文件的用詞),於是嘗試發掘究竟怎樣考。不問尤自可,一問更心驚。幾位現職中文科老師都說考評局沒有白紙黑字的指引,負責人只口頭說「從寬處理,字典有的音都可接受」。果如是,評分的主考員豈不是要博覽市面上所有「啞老師」?需知字典不可能完全無錯,通常錯得少的已經算是好的工具書。

我仍不死心,便試圖搜集中學真正用的教材,找到一份兩張紙的材料,看上去也真吃驚,當然這份題為「常見字詞粵音正讀」的文件大部分音都很正常,卻有少部分匪夷所思。例如「會計」要讀「潰計」、「提倡」要讀「提唱」,都不是現時正常廣府話的讀音。這樣算不算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呢?考試當局說「從寬」,可是我們日常會計讀如「匯計」、提倡讀如「提昌」,肯定有字典收這些正常廣府話語音吧!

日前,母校感恩節聚餐,與學長討論這個「邪音充正音」的問題,他們都比我年長,有機會與「南園今五子」之一的曾希穎老師相遇,對現時香港許多中學教的某些讀音咄咄稱奇。其中一位問這些「粵語正音」有沒有得到廣州學術界、教育界的同意。我答恐怕沒有,乘機問座中一位會計師的子女有沒有在學校上了中國語文科之後,回家說:「爸爸,你幹的一行是『潰』計,不是會計!」這位學長說幸好子女都出國留學,那就不怕出現如此的尷尬場面。他還補充說接觸過廣州的會計界沒有人說「潰」計。

座中有一位學長是結構工程師,我特意問他「做盛行」,他也特意用普通話回答。原來現時本地許多電視台新聞報道都將「機構」、「構造」、「結構」的構讀成「救」而不是常人讀的「扣」,不過記者自己不斷「救」自己的,被訪者卻依循小時候家長所教、以及求學時老師所教而讀回真正的正音「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