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師生全不「合格」?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文匯報》〈琴台客聚〉2007年3月23日


今年中學會考要考「讀音咬字」,這會否是涉事官員行政失當?首先,廣府話是我們香港大部分年輕人的母語,一般中學生將來不一定要「靠把口搵食」,不必強求每一個人都字正腔圓,而且香港學術界和社會大眾都不會認同這個考試標準。更重要的是全世界大城市的教育體系裡,都不會在基礎教育中的本國官方文字那一科考學生的方言讀音,可見考評局這個決定是何等荒謬。若要考讀音,倒不如報考國家統一的普通話考試,一來有關資格獲國家承認,二來香港年輕人一輩亦有實際需要學好普通話。

粵語文化傳播協會的義工傳來兩張坊間有售的摸擬試題,其中一個指明「洋錢」的錢只能讀本音陽平聲的「前」,讀陰上聲變調「淺」則當錯;另一個指明「種著豆」的豆只能讀本音陽去聲「竇」,不能讀陰上聲變調「斗」。

中國當代語言學大師王力教授在五十年代出版的《廣州話淺說》中特別介紹廣州話中音值較低的字每每變調到陰上聲的一大重要規律(王教授稱之為「第十聲」,認為音值比陰上聲略高,不過差別不大,姑且視之為陰上聲,以便討論)。時至今日,錢變調為陰上聲(淺)的例子有:「有錢使得鬼推磨」、「錢銀女人」、「血汗錢」等等;豆字變調為陰上聲(斗)的例子有:「紅豆」、「綠豆」、「黃豆」、「黑豆」、「蠶豆」等等。可見編這參考教材的人根本不了解廣府話!

我曾經請教過現職中文科老師,他們說考評局沒有派發白紙黑字的明確指引,只由一位教授口頭說「從寬」,字典有的字音都可以接受云云。我「不虞有詐」,現在才明白到這個口頭指引背後的用意是何等深刻!廣府話語音的變調人人皆知,何勞字典記載?要字典有的才接受,實在是「族誅」廣府話世代相傳、有豐富特色的變調。

以我們香港大學為例,若全民去考今年中學會考的「讀音咬字」,恐有全軍覆沒之虞!就以大學本部西閘的一條大道為例,街名曰「薄扶林道」,以考評局的標準,該要人人讀錯,上至校長與中文系教授,下至新入學的一年級生,再加整個西區的街坊,勢必無一倖免。薄音「雹」,扶音「乎」,中學生用的字典都是這麼講。當然,薄還有一音讀「碧」,假如將「義薄雲天」讀成「義雹雲天」就要叫人笑掉了牙。

香港人都將「薄扶林」讀作「博父林」,根本就沒有人讀成「雹乎林」!林是陽平聲,薄由陽入聲轉為中入聲的「博」,扶由陽平聲轉為陰去聲的「父」,如這類變讀的規律值得進一步了解。中學會考竟然要考粵方言的「讀音咬字」,顯然是浪費社會資源!

若不准廣府話變調,是否要抓了香港大學歷代中文系老師和畢業生去「翻操」,重新上「說話課」(我在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就有這門課)、學習正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