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姓氏正音

作者: 韋基舜

原載: 《成報》〈吾土吾情〉2007年4月30日


近日掀起的粵語正音辯論,我由始至終也沒有興趣參與。

本來,學術上百家爭鳴,各自講述自己的見解,作為學術爭論,並無不可,但偏偏有些人卻不能容許別人發言。

有些人出版書籍,講授粵音正字,這並非別人出題目問字,而是自己揀字教人,竟然錯了三十多個字,錯誤百分率相當高﹔如果是學校評分為準,屬於不合格。

早一陣子,我在這小框框講了一些字的粵語正音,便有人隨即在電視節中,說姓氏中的「韋」應該讀「圍」音。這暗示我自己幾十年來,也讀錯自己的姓氏。

我曾經講過,專有名稱的讀音,別人怎樣講便怎樣,用不着把自己的讀音強加於別人。但是,偏偏有人以為自己查過字典,便強要別人接受。殊不知有些字,有「書音」與「話音」的分別。

最近,又見報章上有講姓氏的正音。

有人以「任」字為例,指姓氏的「任」讀「淫」,而不讀「賃」。

持此論者,說是六七十年代以前,不少香港人已把姓氏的「任」字讀「淫」,並以自己在大學時的際遇為例,說是有位名叫「任×漢」的室友,大家都叫做「淫漢」﹔並辯稱如果姓「任」的「任」字不讀作「淫」,又何來「淫漢」這一花名。他並說,後來由於有廣播員讀作「賃」,大家才慢慢「錯」讀「任」為「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