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個人名字讀音

作者: 韋基舜

原載: 《成報》〈吾土吾情〉2007年5月17日


潘新安學兄(1940年,華仁書院)邀約午膳。潘學兄國學造詣高,詩詞不在話下,駢驪文亦稱「大家」,享譽文壇。

席間,潘學兄饋其鴻文《小山草堂文稿》、《小山草堂詩稿》各一,以及陳荊鴻老師《獨漉詩箋》(全書五卷)。《小山草堂文稿》與《小山草堂詩稿》為藍封、白箋,直行間線線裝書,古意盎然。陳老師為近代書法名家,《獨漉詩箋》乃陳老師手繕影抄本,難能可貴。

席間,潘學兄言及已編撰有關粵語讀音一書,現交託賴恬昌教授校閱,日內出版。得聞此訊,雀躍不已,引領以望。

最近,很多人講粵音正字。以「銘」字例,李柱銘議員的「銘」,他本人讀「明」音,但民國名人汪兆銘的「銘」,他本人則讀為「茗」音。同是以「銘」字為名,李汪二人讀音不同,有關個人名字的讀音,我們應尊重他本人的意願,不能非要別人依循你的讀音不可。

這位民國名人汪兆銘,又是何方神聖﹖可能很多人也不知。此非別人,汪精衛是也。汪氏早年跟隨孫中山,中山先生對他十分器重,那篇「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的《總理遺囑》,也是出於其手筆。

清末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汪精衛奉孫中山命赴南洋荷屬文島等地籌款,無功而回,一時心灰意冷,且不滿保皇黨對革命志士的污衊,遂秘密往香港,決志襲擊滿清重臣,以示清白。事為孫中山得知,與黃興聯名致電勸阻,並電香港馮自由設法阻其冒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