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唐詩要圈聲

作者: 容若

原載: 《大公報》〈教育|放眼天下〉2008年4月11日


「讀唐詩要圈聲」這句話,現在的青年懂的不多了,但很實用,是中文基本功之一。

上次談過,唐詩中的教字有時不讀較而讀交,就是圈聲一例。所謂圈聲,是說不讀平時讀慣的聲調:教字平時不是讀較嗎?現在改讀交,而較是去聲,交是平聲,是不同聲調,所以叫圈聲。

圈聲,讀古詩古文經常遇到,單是讀唐詩,以它的普及本《唐詩三百首》為例,就有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讀時要圈聲了。

李頎《送魏萬之京》,有兩句是:「鴻雁不堪愁裏聽,雲山況是客中過。」過字就不讀平時讀慣的去聲,而要改讀平聲,讀成戈了。

李白《將進酒》,有兩句是:「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願醒。」醒字就不讀上聲,要改讀平聲,讀成星了。

杜甫《詠懷古蹟》,有兩句是:「千載琵琶作胡語,分明怨恨曲中論。」論字就不讀去聲,要改讀平聲,讀成輪了。

可惜,教育局的《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粵語標音,過、醒、論只標一個音:過只標讀去聲的「果3」、醒只標讀上聲的「星2」、論只標讀去聲吝,而這三首唐詩的過、醒、論三個字必須讀平聲。

其實,不同讀法,有不同字義、不同用途,非僅讀唐詩才需要,字詞表如此硬性規定「一字一音」,教師依還是不依?何況,內地與台灣也有小學是教唐詩的,香港怎麼無視這種現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