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汗 契丹

作者: 容若

原載: 《大公報》〈教育|放眼天下〉2008年6月24日


有幾位教師提出:教育局的《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中,員、華、可、契等字,粵語只標一個音,如果接觸到一些小學生也可以接觸到的歷史名字,如伍員、華佗、可汗、契丹,是不是教他們讀錯音?問得有理,實情如下:

(一) 字詞表中,員字粵語只標讀元,但春秋時期的伍員(伍子胥)的員字是要讀雲的。
(二) 字詞表中,華字粵語只標讀「哇4」(按指中華、華麗等華字讀法),但漢末名醫華佗的姓,一千多年來一直是要讀話的。此外,華山的華也讀話,歷來如此,讀唐詩如不這麼讀,就會撞聲。雖然許多人已讀成「蛙4」,畢竟是俗讀,不是正音。
(三) 字詞表中,可字粵語只標讀「何2」(像可口、可以、可怕、可能的可字讀法),但古代北方民族(如柔然、突厥、回紇、蒙古)的統治者稱號可汗,可字是要讀黑的。
(四) 字詞表中,契字粵語只標讀「溪3」(像契約、契爺、契媽的契字那麼讀),但唐宋時期,北方民族契丹(曾建立遼朝)的契字,廣東人習慣讀揭或乞。儘管有爭論,卻不能讀成「溪3」。此外,契字在粵語中也讀舌,只用於上古人物契(又寫作 ,相傳是商代的始祖)。有人把契丹的契讀成舌,已為識者所笑,再改讀契爺契媽的契,就會被人指為亂改粵音了。

許多人懷疑:香港教育局有人不想小學生接觸中國歷史,決非空穴來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