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戰事回顧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文匯報》〈琴台客聚〉 2007年12月31日


生平喜好管閒事,評論是非,由是經常與人結怨,但同時亦得新朋友。新年將到,應該回顧二零零七年的四場重大戰事,即「粵語正音」、「普通話教中文」、「中大學生報問卷」和「子宮頸癌疫苗」,都算是與文化相關的筆戰。前兩宗涉及語文教育,後兩宗涉及性教育。除了普教中一役之外,其餘竟然都與香港中文大學有關,真是奇緣!

「粵語正音」一案,則教育局不管,中文大學的「涉案人士」亦似用不回應、不對話、不理會的「三不政策」對付,他們不可能總是收不到我們的信件吧?難道香港郵政服務、電訊服務出了問題?

田北辰先生揚言「普教中」是大勢所趨,如潘某人一介書生當然沒有甚麼話可講,日前檢出前輩作家容若先生先前饋贈的《普通話中的同音之誤》一文(二○○四年發表),可以憑內地作家的錯字來印證「普教中我手寫我心」是怎樣的靠不住。

如下所列不是「中學生常見錯別字舉例」,而出自國內作家在刊物上用來收取稿費的文化商品:一如既往誤作「一如繼往」,集思廣益誤作「集思廣議」,談笑風生誤作「談笑風聲」,情不自禁誤作「情不自盡」,迫不及待誤作「迫不急待」,身臨其境誤作「深臨其境」,慣性使然誤作「慣性始然」,唉聲嘆氣誤作「哀聲嘆氣」,暴露無遺誤作「暴露無疑」,渾渾噩噩誤作「渾渾厄厄」,靡靡之音誤作「糜糜之音」,不容置疑誤作「不容質疑」,和衣而眠誤作「合衣而眠」,平心而論誤作「憑心而論」,形跡可疑誤作「行跡可疑」,呵護備至誤作「呵護倍至」……

這些錯誤對「廣教中」之下、水平一般的香港中學生可能會感到匪夷所思,因為錯字的廣府話讀音如正字相差甚遠,但是如果普通話流利,當知內地的作家「錯得有道理」!當中平心是客觀,憑心則是主觀,更是意義相反。

原本打算「另起爐灶」,總結「粵語正音」與「普教中」兩役,更下定決心在二零零八年付諸實行。

「中大學生報事件」一役,原本以為中大員生該會在二零零七年的暑假做點事,結果事情不了了之,那麼揚言不講學術的《中大學生報》領導實在大獲全勝,可以「枉法繼續」他們「性放縱」的探索。假如類似事件發生在香港大學,我絕不會坐視不理,定必用正常途徑將當事人「繩之於法」。我在大概十年前關注性教育,也是源於受一位香港大學校友的所作所為影響,此君不學無術、弄虛作假,在大學課堂和著書立說都是一派胡言。在此先行打個招呼,不過《中大學生報》的事,則不勞潘某人再去狗拿耗子。

「子宮頸癌疫苗」之役,潘某人又再「只此一家」,仍是孤軍作戰的局面。香港暫未見其他人提異議,而整個大中華圈亦只有台灣一位女立委質疑衛生當局和醫務機構發放虛假信息。看來,我要好好考慮向行政事務申訴專員投訴,要求他們徹查衛生署的網站有沒有發放不良醫藥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