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斷估、冇痛苦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8年1月23日


讀者傳來歐陽偉豪博士在某報的一篇《粵手寫粵口冇陰公囉!》,感覺是先笑、後驚、再悲。歐陽博士批評許冠傑一些歌曲的詞,寫道:「當時沒有人膽敢批評他這個『粵手寫粵口』的做法,會污染學生現代漢語的寫作語感。」看了險些噴茶。然後:「『冇陰公』其實與『陰公』相同,都是解作同情之意。」大喫一驚!再讀至:「『話咁易』與『話都冇咁易』的意思也相同。」更有悲從中來之感。

實在很佩服歐陽博士的膽量,看來已遠遠超越其前輩何文匯教授。何教授借《廣韻》推銷他的「正音」,雖然有點一部韻書睇到老,還算有拿些唐詩宋詞的平仄來做文章。歐陽博士用歐化語法來講正字、正句,卻帶點「有斷估,冇痛苦」的風範,連常用辭典也不必翻。陰功真有這樣難?陰功即是陰德,陰字在此有不為人知之義,陰德就是暗中做善事。何來有「同情」之義?陰公二字從字面解,只能用作尊稱一位姓陰的男士。 (四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