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面書生誤人子弟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8年3月7日


「冇乜兩句」當然可以解作「輕微的話不投機」,但又可以指「關係尚佳、沒有交惡」,所以便「冇乜兩句爭拗」。大廚照除了會執鑊剷之外,還會執筆寫字寫畫,文化水平絕對高過在傳媒誤人子弟的白面書生。我們都是廣府話「資深用家」,一講就明。

方言是人民日常所用,如「冇心肝」、「冇乜兩句」之類,用慣的人都知道確解,無需諸多「翻譯」與研究分析。許多沒有甚麼文憑學歷的長者,自出娘胎便使用母語方言,幾十年浸淫其中,對於絕大部分用詞的各種意義和適用場合都瞭如指掌,豈是白面書生能及?又何需煞有介事的分析來呃細路?電視原本該有提供資訊、娛樂和教育的功能,與其教壞教錯不如不教。香港的監管機構曾經回覆我們粵語文化傳播協會,言道節目中人物的廣府話發音不在監管範圍。電視廣播無非是視覺影像與聽覺聲音,講粗口他們要管,讀破字膽則不管,怪哉!至於陰功博士有過不改,則編輯亦該論從犯之罪。

(三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