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語大整蠱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文匯報》〈琴台客聚〉 2008年4月11日


公曆四月一日是西方的愚人節,人們可以在這一天用惡作劇愚弄身邊的人,被愚弄者通常只能一笑置之。傳媒也經常加入這個行列,發放一些煞有介事而明顯不合情理的假消息。用開玩笑的方式騙人為樂,廣府話有「整蠱」的講法。這個詞十分古雅,《周易》就有蠱卦,還有巫蠱、蠱惑等常用詞。整蠱的現代意義也不特別嚴重,不似漢武帝晚年「巫蠱之禍」那麼血腥。

今年愚人節適逢香港高級程度會考中國語文及文化科的聆聽理解考試,部分試場一度停電,對不幸受干擾的考生來說,可以說:「真係(是)大整蠱!」這個會考的成績是報讀本地大學學位課程的重要參考,停電未必嚴重妨礙考生答題,但有可能影響考生心情,打亂他們的思路。

這聆聽考試由電台廣播,愚人節的試題很快就在香港電台的網站上公開。不聽猶自可,一聽便要慨嘆這幾年來香港的廣府話教學,對老師、學生和社會大眾是一場「母語大整蠱」的鬧劇,笑中有淚。

聆聽考試的內容是一位「郭老師」與兩個學生的對話,討論「香港粵語讀音的問題」,即是所謂「粵語正音」的爭論。這個「粵語正音」的名目是前中文大學教務長何文匯教授聲稱按宋代韻書《廣韻》擬定的讀音,(例如友誼要讀「友義」、妖怪要讀「腰怪」等),由得到香港教育局支持的「粵語正音推廣協會」向全港中小學灌輸,教育局陳嘉琪博士即是該會名譽顧問。

對話中兩學生就「注意約定俗成」和「尊重《廣韻》反切」之間的取捨求教於「郭老師」。「郭老師」提議用兩個分數的總和決定。首先「《廣韻》反切」佔三分,一個特定字音在聲、韻、調符合《廣韻》可得一分,最高三分,最低零分。其次「約定俗成」佔四分,「絕大多數人」讀的音得四分;「多數人而不是絕大多數人」得三分;「有人如此讀而不普遍」得兩分;「很少人如此讀」得一分;「幾乎無人這麼讀」得零分。

按這個評分,何教授的「正音」在《廣韻》反切可得三分(間中兩分),在約定俗成則為零至一分,只間中得兩分(如機構讀「機救」只在某些電視台有人用),所以很少機會得到五分。相反大多數給何教授判為「錯讀」的常用讀音(可參拙著《正字正音》或何教授的《粵語正讀字表》)在「郭老師」約定俗成一項穩得三至四分,再加《廣韻》反切經常得兩分,便絕大多數可得五分。「郭老師」的建議實在皮裡陽秋,等於全盤否定何教授的「正音」。

這份試卷的擬題員(略相當於科舉時代的主考官)的立場實在耐人尋味!筆者曾經屢屢提及,教育局教的是一套,如果考評局評的又是另一套,結果老師學生肯定無所適從。「粵語正音推廣協會」和何教授用《廣韻》「整蠱」考生多年,到了今天考評局才用迂迴的手法提出異議,真是對香港母語教育來一個「大整蠱」!「郭老師」實在幽了教育局和何教授一默。

廣府俗語有云:「遲到好過冇到。」考評局出了這份可圈可點的試題,相信教育局的官員再不能迴避社會大眾對所謂「粵語正音」的質疑。不能再笑罵由人,好官我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