唸詩宜用廣府話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8年9月18日


讀者來信問詩歌的押韻問題,中國有許多方言,如果用廣府話來唸誦古代詩歌會不會與原作不符。

語言學家指出語音隨著時代和地區演變,我們不能聽到古人的語音,只能從各種文獻的記載,與及世代口口相傳的詩歌等資料,去重組古代的讀音。傳世的唐詩都是詩人按照當時的通用語音創作,宋代劉淵編的「平水韻」則是元代以後到今天詩作的用韻標準。詩人無論自己使用甚麼方言,都要按「平水韻」來做詩詞。

但是隨著語音變化,現時全國通行的普通話與中古音有很大的改變。若從文學欣賞的角度出發,可不必理會太多學理。我們廣東人得天獨厚,用廣府話來唸唐詩宋詞就比普通話更貼近古人的讀音。例如「兒化」問題。李益的《江南詞》:「嫁得瞿塘賈,朝朝誤妾期。早知潮有信,嫁與弄潮兒。」當中「期」與「兒」應該押韻,用廣東話來唸押韻,用普通話「兒」唸作er2,便與「期」qi押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