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士多選擇 (《龍文鞭影》之十四)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8年9月25日


「田驕貧賤,趙別雌雄。」

田子方是孔門弟子子夏(姓卜名商)的門人,戰國時魏文侯魏斯尊他為師。魏太子擊(日後的魏武侯)在道上遇到田子方,立即下車行禮,田子方卻不回禮。魏擊十分不滿,怒問田子方富貴者還是貧賤者才可以對人驕傲。田子方回應說如果國君驕傲會失國,大夫驕傲會失家。但貧士如果得不到權貴賞識重用,隨時可以離去。

東漢末年趙溫曾任京兆丞,京兆是以長安為中心的行政區,長官稱尹、次官稱丞。但京兆尹又可以代表這個政區,京兆又是京兆尹的省稱,用法有點煩。趙溫曾經有言:「大丈夫當雄飛,安能雌伏。」於是辭官。雌雄都從隹,原本用作表示鳥類的性別,後來也用在人獸。趙的意思是要像雄鳥高飛,不可如雌鳥隱伏,後來做到三公級高官,因得罪曹操而免職。

這兩句說田子方認為貧賤者而非富貴者才可以驕人,趙溫當個小官時可以隨時不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