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實行後理論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7年1月10日


廣府話的變讀是先由群眾實行,然後語言學家才按照廣府人每天實在怎樣說話,用歸納方法重組法則,再嘗試理解背後的原因。好比小說家寫故事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講故事,不是依循文學研究家的理論去創作。

變讀的其中一個原因為了美化音樂感,如前述男人讀「男忍」、老黃讀「老枉」。現再舉一例,同是用作地名譯音的「蘭」(英文的land),在波蘭(Poland)、芬蘭(Finland)不變讀,荷蘭(Holland)則必讀作「荷欄」,讀如「油麻地果欄」的欄。香港島有一條著名的街道,名曰「堅道」,其他中國人聚居的地方很少有這麼短的街道名。香港人都說「堅島」、不叫「堅杜」。

還有為了辨別字義而轉讀。如「馬蹄」,讀陽平聲的「提」,是一匹馬的蹄;但讀成陰上聲的「睇」,則是植物荸薺。但是「馬蹄粉」和「馬蹄糕」又不用轉,廣府人都知二者是荸薺的加工製品,不是將一匹馬的蹄拿來磨粉造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