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李將軍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7年1月30日


廣府話「聿」讀「律」,「銘」讀「皿」,那是方音,不必盡依韻書。如果算有錯,幾十年前便會有人糾正,輪不到八十年代才興起的「偽廣韻派」指指點點。需知《廣韻》這部書是音韻學家都知的常用工具書,並不是失傳了幾百年的武林秘笈,要等到八十年代「偽廣韻派」在深山秘洞中找到,然後練成天下第一的「音功」。抗戰時期國軍有杜聿明將軍,後來在國共內戰中被俘,其大名的中的聿字從來讀「律」。

李柱銘大狀的尊翁李彥和將軍文武兼資,退役後大材小用在香港當個國文老師,一如「南園今五子」之一的「第三街居士」曾希穎老師,據說曾公還被許為五子之首。原來李將軍與曾公還份屬詩友,雖然李將軍詩名不及曾公,也不是泛泛之輩,難道詩人李將軍為兒子命名也有可能「讀破字膽」嗎?

其實中國歷史上的韻書大多是為劃一官方公事用的讀音而編,絕不是用來紀錄方音,更不可能規範後代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