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奸」死灰復燃

作者: 潘國森

原載: 《都市日報》〈中國名堂〉 2007年2月16日


我們香港作家協會的主席黃仲鳴博士任職報界數十年,現在轉去培育新聞界接班人。據黃博士講,常有學生來電問:「老師可有時『奸』見見面?」黃博士例必答曰:「並無時『奸』,時『諫』則有。」間有「奸」、「諫」兩音,香港人向來用得清楚明白。二十年前電台忽然要將「時諫」讀作「時奸」,因為亂改得太離譜,受到社會各界強烈反對,鎩羽而歸。真想不到現在竟然死灰復燃。當年還未出生的大學生忽然學得「時奸」,恐怕是中學時代學校教的,因為他們的父母一定不會這樣讀。

此外,黃博士的學生多有將刊字讀作如「看更」的看,當他們聽到黃博士讀如「罕有」的罕,便問「為甚麼」。黃博士答曰:「幾十年來都讀『罕』,所有老師、長輩都讀『罕』。」由是觀之,這些大學生都是講學理之人,只因受人誤導而以為自己的父母長輩一直讀錯。

端正學風,批評弄虛作假,是為《中國名堂》在新一年的工作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