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阱」讀「陷靜」

作者: 王亭之


看粵劇《再世紅梅記》,座後有人討論「脫阱」的「阱」字,一人說,讀「井」,另一人說:「但係佢地讀靜音個噃」。

到楊海城飾賈似道出場,果然是讀「靜」音。王亭之覺得座後的人好有學問。可能當年任白演出亦讀為「靜」音者也。

戲棚的發音,一向有自己的一套程式,既非官話,亦非粵語,是稱為「戲棚官話」,如今只剩下李銳祖一位大行家。許多佬倌說「戲棚官話」已說不準,因為粵劇如今已非以此種語音為主。

但是,「戲棚官話」卻依然有影響。「死」要讀為「使」;「鴛」要讀為「冤」,此種發音依然是粵劇演員常用之音。

「阱」讀為「靜」,其實是同一例子。這種發音,並非粵語變讀中州音的標準,但卻亦合乎變讀的規律。所以從前廣府人雖然口說「陷阱」,但仍然接受戲台上的「陷靜」。

可是時至今日,忽然有妖音亂世。妖音認為「井」字已經要讀為「整」,所以「阱」字讀為「靜」乃理所當然。因此,戲棚上的發音乃被視為「正音」矣。

各位如果亦一律同意,「井」要讀「整」,我們的祖先全部讀錯,一錯二千年,那就無話可說,如若不然,口語未必一定要「陷靜」。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 2006年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