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儒與「跌打」

作者: 王亭之


一說到「犬儒」,人必想到一個糟老頭子的形象。殊知不然,那個何文匯做靠山的節目《最緊要正字》,有一個據說拿過甚麼小說獎的有型後生哥,新潮打扮,居然就是個地道的犬儒。

他指着一個「跌打」招牌來「正字」(其實是借「正字」之名來「正讀」),說「跌」字要讀回跌音,不得讀為「鉄打」。明明是跌,焉能「鉄」哉。

這就是犬儒的行徑了。犬儒者,學識不廣,又自以為是,於是「擇惡固執」,還以為有益於世,實際上卻是桎梏老百姓,害盡年青子弟。年大將軍的私塾聯,其下聯云:「誤人子弟,男盜女娼」,告誡的正是此輩犬儒。只可惜如今已無年大將軍在世!

首先,「跌打」讀為「鉄打」,正如「大嶼山」之讀為「大餘山」。廣府人不會凡見「跌」字就讀為「鉄」。

再說,讀為「鉄」音,殆亦屬古音的變讀。依《集韻》,跌字還有「突」音,解為「足傷」。你如今即使用普通話來唸「突」音,都近似「鉄」音,所以不能說只有跌音。

何文匯一味用《廣韻》來做標準,《廣韻》的「跌」與「迭」字同音,那麼,跌交要不要讀為「迭交」?節目極力包裝,可惜貨色太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