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要一本好字書

作者: 王亭之


王亭之說,生活語言不能以韻書作為標準,可能有人抽稱,當我們不識一個字的讀音時,怎樣去學識它的讀音呢?

問得好。這其實須要一本正確紀錄生活語言的字書。歷代韻書的編彙,其實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但時間一久,語音既變,且變得複雜(例如「行」字),那就不能依舊拿着「中古音」來規範現代生活語言了。

香港特區政府如果真的關心語音問題,就應該廣邀專家做三件事:根據古音來規範古書的讀音;根據韻書來規範與韻書同期的古音(如以《廣韻》規範「吐蕃」讀為「吐煩」,因為《唐韻》蕃音煩);根據生活語言來規範今音。這樣,就成為一本合理而且實用的字書了。

我們將何文匯提倡的語音稱為「病毒音」(H?N?),只是因為他企圖以中古音來代替現代生活語言,並非否定中古音。在一千年前,在洛陽,中古音可以成立,在廣府則並不完全成立,在現代則更不能成立。因此在一本合理的字書中,何文匯的貢獻只等於零。

所以「跌」字要收「鐵」音,注明是「跌打」的專讀。這樣才是一本好字書。


論「何氏病毒音」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