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音」雙重標準

作者: 王亭之


即使用《廣韻》為「圭臬」,何文匯亦採取雙重標準。王亭之已舉過例,「鳥」字,《廣韻》讀為diu,在廣府話是粗口動詞,他便立即認為這只是「本音」,不必依從,應讀為niu。這便即是忽然以生活語言為「圭臬」,而捨棄了他所獨尊的《廣韻》了。

溝字與購(構),於《廣韻》中同韻,只是平聲與去聲的分別,當依《廣韻》讀為平聲時,在廣府話,其音即同男性生殖器,所以他不敢改,可是對於去聲的「購」,就要依「圭臬」讀為「救」了。

「奚」字,《廣韻》陽平聲,「胡鷄切」,若依反切,在廣府話為女性生殖器的音,何文匯又不敢動用,這又變成以生活語言為「圭臬」而非《廣韻》了。

由這三個例,足知何文匯的尷尬。一接觸到粗口,他便立刻要收起他的「圭臬」。但若非粗口,那就不管生活語言,而偏從《廣韻》了。

傳媒人士若認識到他的雙重標準,就應該想一想,這是否合理。一經反思,他們就應該「搶救廣府話」,而不是「搶救聖誕禮物」。

音韻學家如趙元任、王力、羅常培、李方桂、沈兼士、馬宗霍諸先生,皆以「正音」為不可行,所以承認既定的方言語音,難不成他們就不知道有一本《廣韻》!


論「何氏病毒音」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