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正音」,實非正音

作者: 王亭之


目前我們反對傳媒的不正語音,傳媒稱之為「反正音運動」,這個名稱,有混淆視聽之嫌,為此我們須鄭重指出 ── 所謂「正音」,實非正音。

下面,將簡明地陳述理據。所據文獻,在網上可以找到,於此不贅。

第一,何文匯自稱為「正音」、「正讀」,實在是錯音、錯讀。

他的理據是 ── 應該以《廣韻》為標準來釐訂讀音;同時,《廣韻》已經約定俗成,所以其後則不必再作約定俗成。

趙元任是音韻學大師,他參加釐定國語語音標準的工作,他說,當他們釐定了標準之後,找《廣韻》來核對,發現大部份所定語音跟《廣韻》不同,但是他們卻敢肯定,「是我們對」、「是《廣韻》錯」,這即是以中古的《廣韻》音,在現代為錯音。

這就牽涉到「約定俗成」的問題了。「約定俗成」是自然而然不斷的語音發展。倘若以為一經「約定」,以後就再不能「俗成」,那就將語言看成是死板的語言,但事實上卻非如此,《廣韻》以後又有語音記錄、如《集韻》與《正韻》,那便又是兩次官方對生活語言的整理與紀錄,也可以說是兩次「約定俗成」,怎能用《廣韻》已經「約定俗成了」為理由,來反對這兩本韻書呢?

以「跌打」為例,在《集韻》就可以找出「鉄」音,否定《集韻》的約定俗成,理據何在?

由上所述,先假定生活語言為錯誤,然後從《廣韻》找出一個讀音,稱之為「正音」,那只是冒「正音」之名的錯音。

第二,有人見「反正音」之名,就以為若將「正音」反掉,只用生活語言,會不會不妥。

我們可以說絶對不會。北京大學的語言、文字大師沈兼士先生說:「大家怎樣讀,你就這樣讀。」這就是肯定生活語言的正確地位。

古音是否不須知道呢?也不是,學習語文須識上古音才能讀四書五經、須識中古音才能讀唐詩宋詞、須識後中古音才能讀元曲、俗文學,但那是語文老師的責任,不能因此就將這些古音等同生活語音。例如「南」音,沒理由按《楚辭》時代的語音來說「東尋西北」。這即是說,我們否定傳媒傳播的語音,並非否定作為文化傳統的古音。

第三,有人將「懶音」問題混淆,一說反對傳媒的錯音,就立刻說應該反對懶音,這是混淆視聽。我們並非不反懶音,但這卻實在是另一回事。

此外,有人說,你否定何文匯的語音標準,那麼,是否能提出另一種語音標準呢?

這是對「語音標準」的誤解。只能說,生活語言就是唯一的語音標準。亦正因如此,語言才會變化,秦漢時代的語言才會不同詩經時代的語言;唐詩時代的語言才會不同秦漢時代的語言。

一切韻書、字典,只是當時生活語言的紀錄。它們可以同時紀錄一些古音以方便閱讀,但卻實在以紀錄生活語言為主體。

將「語音標準」這回事理解錯,就不能理解,根本不應有「法定標準」這回事。

我們現在所維護的,正是一個「約定俗成」的標準,而何文匯則是拿出一個一千年前的約定俗成,來反對現存的約定俗定。

(2007年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