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缸瓦?誰是青花?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7年5月2日


「約定俗成」的語音,究竟是不是「爛鬼缸瓦」呢?當然不是。古往今來,語言音韻學家都承認,「約定俗成」即是語音的標準,除此標準之外,無人有權另行規範。有關這方面的文獻,讀者可以上網www.cantoneseculture.com,這裏就不再贅引。

何氏病毒音則更絕對不是「青花」。因為他根本沒有成立的理據,連成立都不能成立,那只能說是偽造的青花C級貨。

潘國森說,語音不應該千年不變,這一點,歐陽博士不敢駁,那就已經詞窮理屈。既詞窮理屈矣,則何能比擬之為「青花」?

潘國森說,何文匯釐訂語音用雙重標準,歐陽博士亦無法駁,因為事實的確如此。既然K音的「溝」不能正為G音的粗口音,那為甚麼同一韻部K音的「購」,卻要改讀G音的「救」呢?連雙重標準的問題都未解決,這套何氏病毒音又焉能成立。

所以,約定俗成的語音才是「青花」,何氏病毒音則連「爛鬼缸瓦」都不是,因為既無成立的根據,就不是甚麼東西。

傳媒多年來飽受病毒音蠱惑,一時轉口,可能覺得很沒有面子,這就成為何氏病毒音的最後防線了,防線靠面子來維持,面子帶來的則是語音分裂,其實已經不自覺涉入政治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