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老師值得尊敬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7年5月22日


王亭之因為講語音,跟一些中文學校教師接觸,雖只講了幾次,但已初步建立了友誼。在課後飲茶閒話,覺得他們真可算是有理想,盡義務的一群,雖然薪酬不高,可是他們仍然負責,想對語音多點瞭解,教學生時不致誤導。僑居圖麟都的華人子弟,能得到他們輔導,有福了。

因此想起小孫嘉銘,一直沒找到一家中文學校,如今已經七歲,識的漢字大概不足五十個,家族的文化傳統,到他一代恐怕非斷不可。

廣府人的子孫在外國,壓力其實比一般孩子大,要學漢字,要學粵語,還要學國語,小孫嘉銘還要學日文、日語,加上學校的功課,他能應付得來已經辛苦。

在這情形之下,一位細心負責的老師就很重要,只可惜小兒學的學科,在圖麟都根本無法找到工作,此即非跟王亭之分隔不可,因此也就無法教導小孫。回想自己童年,父執輩盡是飽學之士,或則能書善畫,或則詩詞造詣,那真是王亭之的福份,小孫嘉銘將來只能走西方文化的路,再與中國文化無緣。

是故王亭之對圖麟都的中文學校老師,不禁肅然起敬,他們到底可以維持中國文化的命脈,三字經、千字文、簡短的唐詩宋詞,能教授一些,孩子總算有民族文化的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