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炆煨」轉移論題

作者: 王亭之

原載: 《加拿大多倫多星島日報》〈旅居隨筆〉2008年4月30日


對於王亭之的質疑,「可炆煨」(古音)作瀟灑狀不回答,其實他十分介意,尤其是對《廣府話救亡》一書,已經三版,更加十分緊張,於是布置人手,去挑剔這本書,企圖否定它的價值。

於是,有一個小蛋頭寫了一篇「審查報告」,斷章取義,捩橫折曲來「報告」其對《廣府話救亡》的「審查」。

王亭之對此「審查」決不作答,因為一答即中計,變成是對個別字的「聲、韻、調」爭拗,由是即便模糊了主題。

現在的主題是:廣府人是否要照足一千年前的《廣韻》音來發音,不許有變讀?

支持「可炆煨」的人,應該先肯定這點。當肯定之後,才能心安理得地為虎作「昌」,做病毒音的「凍」梁。或者更將病毒音範圍「廓」大。令二三千萬說廣府話的人依從。否則,便是誤人子弟。

王亭之的立場很簡單,一如北大名學者顧隨先生之所言:「人人怎麼讀,你就怎麼讀。」亦如所有音韻學家所主張:「約定俗成」是成立語音的唯一標準。每個時期的韻書、字典,只能是語音的紀錄。

這些說話如果「可炆煨」能否認,那他就贏了。如若不然,則亦請「瀟灑地」收聲,不可轉移論題。一轉移,即是學術的卑鄙。